生活因應象而改善

生活因應象而改善

洪霞(琴砚斋) 寫於甲午秋

一切源於古琴。

曾經我是一個那樣崇洋媚外的青年,由於學設計,更是覺得洋人的設計多麼的高大上,在設計界,一直是以歐美設計的馬首是瞻。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懷著夢想去法國讀書,但是後來因懷了孩子而倍感思鄉不得不回國,但并沒有改變對國內種種現象的鄙視,仍舊懷念歐洲美好的陽光。

 

29歲,我有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寶寶,但身體很弱,我也不是一個會照顧孩子的好媽媽,於是醫院成了我們很熟悉的地方。儘管也知道吊針不好,但是對於我們一點醫學知識也沒有的人來說,每次孩子生病就會很恐慌,加之外界一直有各種孩子生絕症的新聞,我總是戰戰兢兢。經歷過了西醫醫院治療,覺得孩子生病真是痛苦了全家。

 

35歲,我開始正式學習并沉醉于古琴,發現這是件非常有文化底蘊的樂器。同時我也學書法,發現書法的用筆與古琴的吟揉有著相通之處。

 

這一年女兒在一家私立學校讀得相當辛苦,因為我反對提前教她寫字算術,她上學非常的不適應,我也發現學校的老師雖然年紀輕輕但思想卻很古板而教條。見識過國外教學的我認定了這不是我想給女兒的教育方式,機緣巧合我把女兒送到另外一家類似私塾的學校。在這家學校,老師為孩子們挑選背誦的古文經典是那麼的優美,我作為家長也漸漸受到影響。在這家學校,我們有機會接觸到南懷瑾老先生的書,我這才發現,原來我們中國的古典文化真的是那麼深厚,我們中國人守著那麼一個大寶庫卻在向洋人要飯,我們缺少的是一把打開古典文化的鑰匙。而且,通過學校組織的家長研習課程,我接觸到了打坐和易筋經,在有一次大家一起唱誦六字大明咒時,我莫名其妙地淚流滿面不能自已,我都不會唱,只是聽著就心生感動,仿佛有一種無形的能量在心中。自此,我慢慢地從一個崇洋的人轉變成傳統文化的擁躉。

 

同時,我也發現以前作為校排球隊長而且身體強健的我健康狀況開始下降,設計行業的工作常常伴隨熬夜加班,精神緊張,曾經在夢中還在操作畫圖軟件,我開始覺得很容易疲倦,跑步也跑不動,頭痛的發作也越來越頻繁,甚至會導致嘔吐、手抽筋。在婚姻關係中也常常處於緊張的狀態,因為孩子,夫妻間常常爭吵,而我經常會連續幾天生悶氣,我還總覺得這是為了我自己的尊嚴。

 

2013年夏天,我無意摸到左胸下有一個小硬塊,雖然以前一直有小葉增生,經常會有規律的脹痛,但是硬塊的出現讓我很緊張。去醫院做了檢查,醫生說建議手術,還說不保證不會復發,態度很是敷衍,這引起了我的反感。儘管我也付了門診手術的費用,但因為之前曾聽過徐文兵大夫的節目也看過他的一些書,我想到尋求中醫的幫助,也實在因為害怕再在身上動刀子,於是我來到應象掛號看病。同時,我也開始學習陳氏太極拳,練習太極有站樁部分,我感覺到了徐文兵大夫說的所謂,內在的氣的鍛煉,我也體會到練習太極時有些感受和古琴和書法都有相通的地方。

版权所有:上海应象中医学堂
联系方式:上海市闵行区虹梅路3215弄201号圣伦兰大厦2A
学习部直线 64067850